重庆男子患假两性畸形 过22年“双性”生活(图)

首页

2018-10-16

  □“双性”生活新生儿性别难辨11月1日,午后。 车辆从万州国防医院出发,行过重庆开县,距陈清家乡还有约25公里。

道路渐变得狭窄、陡峭,近1小时盘山路,落差770米。 途中遇对面走车,总要一方谦让倒至较宽处,双方错车而过。

最后几公里,水泥路彻底消失,污泥混合着碎石颠簸不堪,一车人开始步行。 陈清下身的伤口初愈,穿着宽松单裤的他却走得格外轻松,压在他心头22年的那块巨石终于消散。

有村民路过,“清儿,回来喽,你好没得?”他笑着点点头,鼻子皱成了一朵花。 前方就是他阔别一年的家。 这村子共三十几户人家,陈清家是其中一户,家中仍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盖起的砖房。

前几年父亲过世,就只剩他和弟弟、母亲、爷爷居住。

村里人都住得近,乡里乡亲知根知底,他这次一回来,全村人都跑来看望他。 这村子地势偏,20多年前女人们临盆,多是找了接生婆到家里接生。 陈清出生时,家人从村里找来了接生婆。 陈母丁碧莲豆大的汗落下来,土床上一声啼哭,小家伙第一次张眼看了看世界。

筋疲力尽的丁碧莲也如释重负,全家人都怀着喜悦的心情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,床尾抱着孩子的接生婆却愣住了。 “男娃儿!……不,是……”丁碧莲喉头一紧,像被人扼住脖子,话都问不出。 接生婆把孩子抱到她跟前,婴儿下身有男女两种特征,丁碧莲脑中一阵轰鸣,瞬间炸了开来。

当地还有个习俗,谁家生了孩子,村里人要去探望以示祝福。 李念珍是陈家的隔壁邻居,陈清喊她阿姨。

李念珍回忆,当天,自己撞到陈清奶奶踱出老屋,忙过去问,“男娃儿,女娃儿?”他奶奶长叹一声,“讲不好。

”其他村人去问,陈清奶奶的对答仍如出一辙。

后来见了接生婆,大伙才知道,陈家生了个“双性人”。

李念珍将探望的心思压下,怕丁碧莲避忌。

那一年,村里人多有此默契。

往后数日、数月,乃至更久的时间,村里人常见丁碧莲坐在屋门口抹泪。 陈家拮据,靠务农为生,每每想给孩子瞧病,却又苦于难筹诊金,丁碧莲作为母亲心里必有些苦水。

她不提,他们便不问。 卫生间没人才敢进去关于陈清户口上的性别,丁碧莲纠结过好一阵子。

她带陈清到各大医院,性别鉴定报告总是语焉不详。 这时有人劝,“把娃儿扔掉嘛。

”丁碧莲不作声,“怀胎十月,他是条生命,哪舍得?”她心一横,男孩特征不明显,就填“女”吧。 长大的陈清却有男孩的性格。

不仅如此,青春期后,他的胡茬开始往外钻,喉结也日渐突出。

丁碧莲屡次想给他改户口,未能成行。

陈清小时候只管玩,田间小路疯跑,都是一块儿长大的伙伴,他不懂户口是什么,同龄人也不懂,大家都当他是男娃儿。

只当每次下课铃响,卫生间挤满人,旁人都站着,唯有自己不同。 他心下犯嘀咕,被同学问过几次,竟对卫生间有了恐惧。 恐惧由校内播散到校外,他开始等卫生间没人了才去。 村里人又添了项默契,若是在卫生间远远看见陈清过来,就自觉避开。

此外,陈清还怕到公共浴室。